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礼物
投票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20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枯骨疑云 第7章 搜寻现场
作者:褚玖黛| 字数:2399| 更新时间:2021年08月03日

次日清晨,清正司众捕快聚集在游廊远远望着宸王寝房。

捕头王自我怀疑地揉了揉眼睛,问旁边的人,“琅珏郡主从王爷房间里出来?他们两个昨晚睡在一起?清正司什么时候留宿人了,我是不是看错了?”

“老大,你没看错,郡主朝咱们走过来了!”

“快快快,快散开躲起来!”

聚集在一堆的捕快像没头苍蝇般原地混乱,想跑已经来不及就索性假装望天,直到荣姿走过来,他们才转过身齐刷刷地鞠躬行礼,“郡主,早!”

“早!”荣姿敷衍应了一声,觉得他们表情怪怪的。

捕头王抬头,为了证实他们的猜想,他试探地说,“郡主这么早来找王爷,真是比我们这些捕快应卯还早,王爷可能还在宸王府还没来清正司。”

“昨夜,我和王爷都睡在这自然比你们来得早,这会儿王爷在书房,我去见他了,失陪。”

“郡主慢走。”

从话中证实,捕头王和捕快们面面相觑,没想到竟是真的。

琅珏郡主真的在清正司留宿,向来不住衙门的宸王殿下,为了陪她,竟也没有回王府,二人就这么在衙门过了一夜。

宸王对这琅珏郡主真不一般。

荣姿绕过游廊,用过早膳去正厅找宗慕,屋内鱼淮将军正与其说话。

“王爷,荣国公府近来一切正常,无任何动静。”

宗慕看到门口露出的一角红纱,嘴角轻扬,“既然来了,就进来一听。”

荣姿端袖进门,鱼淮为她让路往边上站了站,二人对视,荣姿秀眉一扬,目光幽幽。

她自然知道监视荣国公府是宸王的的意思,鱼淮只是奉命行事,可家中嫌疑还未消除,自是心中不悦。

宗慕坐在主案下左侧第一把梨木椅上,见荣姿到场,清冷道,“继续。”

鱼淮干咳了一声,守着琅珏郡主的面继续说,“昨夜,末将带人潜入荣国公府,在三进院的荷花池中打捞至天明,找到一些东西,我都搬回清正司了,看看有没有王爷想要的,要是没有我派人送回国公府。”

他这边说着那边捕快就把一个大箱子抬到厅上。

“可惊动府中人?”

“并未。”

荣姿听到这毛骨悚然,这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带人在荷花池里捞了一夜府上还没人发现,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身手?

不过细想回来,她质问道,“二位大半夜在我家行这种事合理吗?”

“难道郡主想让本王带队到国公府兴师动众的翻池塘?”

荣姿语塞,鱼淮带人暗中出手确实是省事省力效率快的方式,她瞥向一旁视线落在那箱子,疾步而去动手打开,开箱一瞬,里面都是她熟悉的物件。

“正好这些东西都是荣国公府的,劳烦琅珏郡主来辨一辨。”

一句清冷嗓音从她头顶传来。

荣姿往里翻了翻,从底下小心托出一套状似婴孩的骨架,兴奋说道,“没想到你们连它也打捞上来,我找了它好久没想到是被丢在荷花池中了。”

宗慕和鱼淮面面相觑,这婴孩骸骨竟然和她有关,难道又多了起命案了?

“这婴孩的骸骨……”鱼淮欲言又止,着实想象不到这位郡主这么心狠手辣,竟连孩子都不放过。

昨夜天黑他也没顾得上细看打捞何物上来,后来经手清洗的都是捕快,他更不得而知这箱子里都装了些什么物件。

荣姿握着‘婴孩骨架’的小手,对他们解释道,“鱼将军,这不是人骨,五年前我爹爹养了一只猴子,后来暴毙死了,我就给解剖剔骨查明死因。后来这副骨架一直在我卧房,爹爹和家里人都觉得晦气,就给我扔了,没想到扔在荷花池里。”

“五年前,郡主就能剔骨这么完整,还能查出死因了?”

“嗯。”

荣姿查验完毕后,起身对宗慕说,“我都看过了,这里确实没有章子云生遗物,都是些荣国公府之前遗失或不慎掉落在荷花池中的物件,有劳鱼将军打捞,我也会把昨夜之事如实禀告爹爹。”

“鱼淮,你派人把箱子送回国公府。”

“是,王爷。”

捕快刚要抬走箱子,荣姿就把猴骨架拿出来抱在怀里,“这骨架就留在清正司用作研究,剩余的还回去。”

宗慕看着她护着那骨架的幼稚模样,忽然一笑,渐渐地他又恍然想到荣姿也不过是个刚及笄的小姑娘,同龄的女孩,大都在房中绣花吧。

“骨架留下,其余送走。”

“谢谢王爷!”

鱼淮走后,荣姿抱着骨架小跑过去,一边拿起猴手骨把玩,一边分析道,“假设章子云真的是在荣国公府遇害,从我们发掘出来的骸骨上来看,死者是死在水边很久直到骨头上布满苔藓才被移尸到荣国公府冬青树下,如果是死在府中荷花池,他身上肯定会有遗物在池底没有被完全分解,可鱼将军去打捞并未发现其他不属于荣国公府的东西,这说明……”

“说明荷花池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宗慕面色稍霁。

荣姿摇了摇头,眼眸澄澈反问道,“如果死者临死时凶手把他全身上下衣物都拿走裸尸置于荷花池呢?或者有遗物深入在淤泥里,尚未被发现呢?”

宗慕双眸凝视着荣姿,那一刻她的冷静和理智深深震惊着他,她眸子里的那份执拗和超乎常人的敏锐,更是惹人怜惜。

她低下头,稍稍停顿,又接着说道,“我知道王爷这么做的目的,这枯骨出现在荣国公府,凶手即便不是我爹,也有可能是府上的人。但以一方荷花池未打捞出遗物为理由就排除这是第一案发现场太草率了些,恐难以服众。”

“我希望在为荣国公府洗清嫌疑的过程中,能够不为清正司招惹麻烦,不损清正司的声誉。”

宗慕神色怔住,她还未进入清正司,就已经为清正司着想了。

荣姿再抬头时恰好跌入他那深邃沉渊般的寒眸中,随即不着痕迹得移开目光,转身说道,“其实我已经能够确定第一案发现场在哪了,王爷还记得昨夜我们在验尸房里,我用热汤洗沙法漏头骨内部的泥沙?”

“嗯,记得。”

荣姿举起猴手骨,兴奋道,“那不是简单的泥沙,是金沙,也就是能够从中提炼出金的砂砾,通常只在少数河中才有,所以我们只要顺着这条线肯定能够找到章子云被杀的第一案发现场。”

“金沙……”宗慕若有所思。

此时鱼淮从门外走过。

宗慕忽然叫了他一声,“鱼淮,朝烨附近你可知那条河有金沙?”

鱼淮站在门口,作揖回道,“金沙提纯金费时费力且出金很少所以官府未辖管,据属下所知只有城西的一条河有金沙,大理寺捕快去年路过那淘过金。”

“通知花致带路,去城西。”

城西这片是依山傍水人迹罕见的偏僻地,人家只有六七户,花致和捕快带路一行人低调抵达这里还算顺利。

鱼淮带人在河边西侧搜寻,花致和捕快在东边搜寻。

官道上停靠清正司的马车,荣姿掀开车帘往外看,远处的花大人正朝这边挥手大喊。

“王爷,有发现!”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余额: 0 书海币 |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
去充值
鲜花
100书海币
咖啡
200书海币
神笔
500书海币
跑车
1000书海币
别墅
10000书海币
礼物数量
-
×
20
+
赠言
送礼物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
月票数量
-
×
20
+
赠言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