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现代言情>爱呼之即来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黄

    淡蓝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作品相关 第7章 15-21大结局

作者:默默笑 更新时间:2018-02-11 20:02字数:13545字

15.前尘往事

高考时沈菲菲已经两个月没来例假了,母亲也去问过医生,由于她也没有呕吐等现象,医生很轻易的就定论为高考前综合征,又由于菲菲品学兼优,母亲王雪红也就没再多想,而且大女儿跟婆家生气回娘家住,她也是烦心得不行,也没工夫多想。

沈菲菲有一个姐姐,叫沈倩,结婚已经三年多了,但是肚子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婆家又是独子,带着她天南地北的看病,受的那些罪,吃的那想药就别提了,一肚子的苦水啊,要不是这次遇到了名医,说给他老公金磊检查一下,沈倩的苦药还不知道吃到何时。但是医生也明确告知,金磊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亲生孩子了。事情清楚了,沈倩也就翻身农奴把歌唱,在婆家好一顿发火,然后就回了娘家。

高考马上开始了,沈倩虽然无限愤怒无限悲伤,但是也就安安静静的难过,不敢打扰了妹妹。好在高考很快就结束了,大家的重心很自然的转移了,因为沈倩已经回娘家一个多月了,但是金磊即没来寻,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虽然91年还没有手机,但是座机还是有的。

怎么办?沈爸爸沈明安说话了:“倩倩,听爸爸的,金磊一直待你不错,我估计他现在是受到了打击,你要回去安慰安慰他。”

正说着,金磊突然上门,人瘦了很多,憔悴不堪,简单的跟岳父母打过招呼,就递给倩倩一个信封,说:“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签了吧。我们结婚这三年也没有多少积蓄,都给你,我又跟爸妈借了一万也给你。”说完,金磊就走了,一家人楞在当场。沈倩回了有五秒钟的神,飞扑了出去。

“金磊,我不离,我不要孩子,我只要你!”于是小两口在大街上抱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

沈倩回了婆家,沈爸爸和沈妈妈开始把注意力放在了沈菲菲身上“老沈,你说菲菲这都高考完了咋还不来啊?”

“来什么?”

“哎,没法跟你说,我得领他去看看。”

去了医院,只一个尿检就确诊了菲菲怀孕的事实。王雪红想发火,又怕见到熟人,拉着菲菲就回了家。

“谁的,说!”王雪红把老公从单位招了回来,一块审女儿。

沈菲菲泪如雨下,泣不成声的说:“蓝昊的。”

王雪红很是神速,只一个小时就把蓝昊及其父母叫到了当场。

蓝昊妈妈一脸恐慌又难掩喜悦,说:“菲菲妈,孩子既然这样了,就让他们结婚吧!”

“放屁,结婚?18就结婚啊,你家的婚姻法啊?你知道我女儿要上大学的,要上名牌大学的。你儿子是什么,就是个混混,一个学生混子,还想跟我女儿结婚,你做梦吧?!”

“那,你说怎么办?”

“给两万块,我们去打胎!”王雪红气哼哼的说。

“这不好吧,我是说对菲菲身体不好……”蓝昊妈妈一边说着还一边掩不住欣喜的看着菲菲——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儿媳妇啊,又漂亮,学习又好,生个孙子肯定既聪明又漂亮,如若不然,两个孩子也不会有如此亲密相处的机会,怀孕更是不可能的事。

“你放心,你们拿来两万块,我们闺女死了也没你们什么事!”

由于91年两万块确实不是小数,最后陆家也就七拼八凑给了9千。因为本来也不是钱的事,王雪红也没再计较,只是让蓝昊滚得远远的,不要再靠近他们女儿。蓝昊牙咬得咯嘣响,心里已经暗下毒誓——混出个人样,一定要娶到沈菲菲!

要打胎了,菲菲是每天以泪洗面,即使高考分数下来,她也如愿考上了她理想的东大,也还是没有半分喜悦——她是真的喜欢蓝昊啊,但是他却毫无意外的落榜了,然后去建筑工地搬砖了。

倩倩知道了妹妹的事,突发奇想,回到娘家就给爹妈和妹妹跪下了,说要了妹妹的孩子。

一家人挣扎了好久,又算了下预产期,刚好在寒假,于是就做出了留下这个孩子的决定。大年初一,也就是1992年2月4日,金子延诞生了。由于其母沈菲菲大学在读,怕被人发现怀孕,不敢多吃,而且还要勒紧肚子,所以他体重只有四斤,但好在健康。

时间过得很快,沈菲菲都还没在高中情殇里脱出来再谈一场恋爱,就大学毕业了,然后参加了工作,然后开始了一个次次的相亲。

一年过去了,母亲开始抱怨菲菲眼太高,又有黑历史,找个差不多的就得了,这时候蓝昊开着辆桑塔纳出现了。他已经是个干得不错的包工头,他用事实告诉王雪红成功不只是上大学,他一个混混也成功了,已经是远近闻名的大富豪。王雪红被打脸很不爽,但是为了女儿的幸福还是忍气吞声愿意了这门亲事,于是沈菲菲拥有了一个盛大的婚礼,万人羡慕。结婚前姐姐沈倩又跪倒在了妹妹面前,求妹妹不可以告诉蓝昊他们的孩子没有打掉的事,沈菲菲很轻松的就答应了。而且沈菲菲婚后不久就又怀孕了,所以更打定主意不去剥夺姐姐一家人的幸福。但谁曾想,三个月后胎儿停止发育,流产后医生告知可能终身不孕。

金子延虽然在金家不是亲生子,但是都知道金磊不会有亲生孩子,所以一家人把他都视为掌上明珠,宝贝得不行。一家人听说沈菲菲可能终身不孕后,如临大敌,一家人恨不能什么都不做,日夜守护着金子延,怕被夺走了。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沈菲菲哭过几场后,还是把金子延还存活于世的事告诉了老公。哎呀天哪,陆家简直从地狱一下飞上了天!

“补偿还是要给的,再说咱也不差钱。”蓝爸爸喜形于色的谋划着怎么要回孙子。

这回该着妹妹给姐姐下跪了:“姐,你把孩子还给我吧,要不我就完了!”

“给了你我就完了。你知道这些年我为这个孩子付出了多少,你姐夫他一家为他付出了多少?你现在说要就要,有那么轻松吗?”

“要多少钱说话,要不然我们法院见吧!”蓝昊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金磊把养了五年的儿子抱在怀里,哭红了眼睛,最后说:“孩子你们带走吧,我们也不要你们的钱,我们不能卖孩子。”

蓝昊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过去抱金子延,但是金子延一下就咬住了他的手,狠命一口,鲜血淋漓:“你们都给我滚,这里才是我家,我只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你们都滚!谁再欺负我爸爸妈妈我就杀了谁,小姨也不行!”

全部人都愣住了,大家争得死去活来,就没谁考虑过小孩子的感受,他才是主角啊!

16.别样报仇

金子延已经17岁了,但是12年前关于他的那场争夺战他还记忆犹新,因为亲生父母的不放弃,他还是被夺走了一个月。只一个月,疼他的爷爷奶奶就相继去世,他偷听大人说话听到后,小小年纪以绝食抗争,终于回到了他认定的爸爸妈妈身边,但是父母已经瘦得脱了人形,父亲而且变得神志不清,老说自己是不孝子。金子延趴在爸爸怀里说了一句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也不该说出的话:“爸爸,你放心,我会替爷爷奶奶报仇的!”

疼他的爷爷奶奶没有了,小子延变得时常忧伤,时常偷偷落泪,而且爸爸也老神志不清,单位让病休了;妈妈身体也不好,年纪轻轻就长满头白发。小子延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长大,虽然他的亲爸亲妈还有爷爷奶奶老想着把他接走,但是每当他们上门提出,他就学着电视上的人,拿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吓得蓝昊夫妇冷汗淋淋,从此断了念头,只是在远处关注着儿子的成长。而金子延不仅不理爹娘,而且也不去姥娘家,因为他怕在那里见到他可恶的“小姨”。

由于爸爸生病,需要治疗,妈妈工作收入也不多,金子延家的生活一直挺拮据,但是小子延就是不接受“小姨”的任何资助。

金子延18岁时,他刚高考完,父亲抑郁症复发,跳楼自杀,母亲也接着卧床不起,然后也去了。金子延悲痛欲绝,大学录取通知书到的时候,他随手一扔,都无力拆开看一眼,所有的过往总总涌上心头:他该多么幸福,就因为“小姨”一家,他什么都没有了,他恨哪!

料理完母亲的后事,金子延来到了蓝昊的房地产公司,直奔老总办公室。蓝昊看到儿子,赶紧打发走了客人,陪着小心,一脸谄媚的看着儿子问:“子延,有事找爸,不,找姨父有事?”

“嗯,老蓝,我最近手头紧,想在你这儿拿点钱花!”金子延一副小混混的模样,斜瞄着亲爹发话了。

“好好好,要多少,爸,不,姨父的钱都是你的,说吧!”

“10万!”子延连看都不看蓝昊一眼,就开口了。

“10万,上学用?”蓝昊感觉子延还是个小孩子,要10万确实有些多,即便是要上大学了。

“怎么,不上学,蓝大老板,就不给吗?”子延说着站起来就要走。

“给给,儿子第一次跟我要钱,我怎么会不给,我让会计给你写支票啊。”

“谁是你儿子?”子延怒目而视。

蓝昊早就领教过儿子的厉害,赶紧改口道:“是外甥,外甥,我陆昊的钱都是我外甥的,都是你的。”

金子延拿了支票,心里开始后悔:如果我能早点跟姓蓝的要钱给爸爸看病,也许爸爸就不会死了。爸爸不死,妈妈也不会死。但是后悔无益,他用5万买了块有山有水的墓地,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迁坟过去,他则在坟前呆了一天一夜,哭累了睡,睡醒了再哭。一天一夜过后,他决定开始“新生活”。

大学他是不会上了,小姨都跟他下跪了,他也没答应去上学,因为他要报复,如果他循规蹈矩做个乖孩子,那不太便宜了“他们”?他开始去酒吧,夜总会那些纸醉金迷的地方一掷千金,钱没了就去找“姨父”要,因为这就是他报复他们的办法:花光他们的钱,让自己堕落!这双重伤害一定很有杀伤力吧?

17.被抛弃的孩子

沈菲菲对儿子之前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是当她看见子延把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在他细小的脖颈上死也不肯跟自己走时,那把匕首已经扎在了她心上,激起了她心底的母爱,就在那一刻,爱已经泛滥,他爱上了这个倔强的孩子,但也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孩子,无语泪流,步路蹒跚的走了。蓝昊追出来叫了她几声,她摆了摆手,说想静静。蓝昊心里也难受朋友,就找朋友去喝酒,一醉解千愁。

沈菲菲对这个儿子之前确实感情不深,由于会触动情殇,姐姐带他家里来玩,她都尽量不跟他亲热,而且她跟子延一亲近,姐姐眼神就开始慌乱,她就干脆躲得远远的,免得让姐姐忧心。但是她基本被断定不可能再生育,她慌了,变得六神无主,与姐姐的姐妹情深开始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她开始为自己盘算,她甚至在想,如果她真的不能再生孩子,蓝昊一个资产过千万的大老板会不会跟她白头到老?即便不离婚,他会不找小的生孩子?她不敢想,她一想头都要炸开,她怕啊!

走啊,走,天黑了,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片刻又转成了小雪,她刚流产不久,身子还没恢复好,就经春寒料峭、雪雨交加,但是她好似都不在乎了,就那么漫无目的的走,漫无目的,直至夜深。

前边超市门口的台阶前有几个人在指指点点说着什么,她想走开,但还是回望了一眼,她看到了一个跟子延差不多大的一个小女孩,白毛衣外边套了条方格裙子坐在台阶上,神情落寞。

沈菲菲走了过去,蹲下身问:“小姑娘,你爸爸妈妈呢?”

“我有病,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小姑娘无限忧伤却又很淡然的说道,但是却一下触到了沈菲菲的泪点,她眼泪一下涌出了眼眶,上前抱起了小姑娘,喃喃说道:“跟妈妈走吧,妈妈再也不会抛弃你!”

“妈妈!”小姑娘抱紧了沈菲菲的脖子,很自然的叫了一声。围观群众一头雾水,有的开始怀疑沈菲菲就是孩子的亲妈,故意遗弃患病孩子,就开始说些不好听的话。沈菲菲也不搭理,反正人家骂得也没错,她就是遗弃过孩子,虽然那个孩子不是这个孩子。当110赶到时,沈菲菲已经跟孩子上了出租车,回家了。报警人说沈菲菲可能就是孩子的母亲,警察也就不再啰嗦,走了。远处树后的一对男女也消失在了夜雨中。

小女孩也是5岁,比子延小两个月,叫黄梦莲。沈菲菲听了就感觉名字不好,去掉梦字,不就是“黄连”吗,难怪孩子命苦。

第二天,宿醉的蓝昊发现家里多了个人,很是奇怪。

“小姑娘挺漂亮,谁啊?”

沈菲菲笑着说:“漂亮吧,做你闺女行不?”

蓝昊苦笑了下说:“我哪有那福气,儿子都不认我,还闺女呢。”

“爸爸!”小梦莲走向前就叫了声。

蓝昊呆了下,疑惑得看着媳妇道:“菲菲,你别吓我,你上大学时我们可没联系过,你没跟别人生孩子吧?”

“怎么可能,我这辈子只有你。”

“那这孩子?”

“我捡的。待会我带她去趟医院,可能有点毛病,被父母抛弃了。”

蓝昊沉默了下,说:“这么大的事跟爸妈说声吧,咱自个做了主,老人再生气就不好了。”

“好的。我先给她看看具体什么毛病再说吧。”

一系列检查完毕,黄梦莲为先天性心室间隔缺损,需尽快手术,手术费用5万左右。5万,为了5万,紫梦的父母就放弃了她,想来也是走投无路。

“蓝昊,梦莲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手术成功率很高,而且术后就是个健康的孩子了,手术费大概5万,你看……”

“钱没问题,就是收养她的话还要跟爸爸妈妈商量一下。”

“那先住院手术吧,孩子已经不能等了?”

“好吧,你看着办吧,也算积德了。你姐一家人,还有儿子……算了,住院吧,等孩子好了再让她见爸妈吧。

18.爱是一场阴谋”

手术很成功,黄梦莲恢复得很快,一个月就能回家了。接下来就是收养问题。蓝昊父母没意见,他们两口子更没意见,于是就走程序在户口簿上落下了蓝紫梦这个名字。本来是子梦的,跟子延重一个字,但户籍员是个浪漫的美女,说不如叫“紫梦”,蓝紫色是最梦幻的颜色,“蓝紫梦”一看就很美好,陆昊笑着点了点头。

紫梦手术后心脏就再没出过一点问题,一路健康长大。就是蓝昊很忙,沈菲菲也很忙,他们都没工夫照料她。蓝昊父母倒是有时间,但是他们关心的只有金子延,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子延家门口隐蔽好观察孙子。这种情况,沈菲菲不得不请保姆照料紫梦,而且蓝昊随着工地迁移,工作地点也要迁移,沈菲菲和紫梦有时也要跟着迁移。所以紫梦没到蓝家几个月,就跟着南迁到了江苏,又由于学籍问题就一直在那儿长大。又由于子延的的事,孩子问题在外观上都是大忌,别人不敢问,他们自己也不说,所以就很少有人知道紫梦的存在。至于子延的姥娘姥爷,本来就不待见老在他们面前摆谱的蓝昊,大女儿一家又因为他们破落,就恨极他们一家人,包括女儿沈菲菲,十几年后关系才逐渐缓和,所以紫梦的事,他们也不知道。

后来紫梦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但是子延却一天天堕落,而且跟他们的关系没有丝毫缓和,于是沈菲菲就突发奇想,让女儿去勾引儿子,并幻想着以后自己即便是作为丈母娘,子延也得叫她一声“妈”,美得不行。

可是紫梦已经恋爱了,男孩就是张蒙。

“妈妈,他是我哥,你怎么能让我去勾引他?”

“孩子,妈妈把你救活,把你拉扯大,就这点要求。而且咱家那么多家产,你哥如果娶了别人,就只能分你一点,你不难过吗?”

“我什么都不要,妈妈,你让我跟张蒙在一起吧,妈妈!”紫梦跪倒在了沈菲菲面前。

“那个张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贼眉鼠目,一脸奸相,就你还拿来当宝。行了,你不同意跟你哥,我也不会同意你跟张蒙的。白眼狼!”沈菲菲说完,拂袖而去。

紫梦哭了一夜,天亮时才睡去,却又梦见了那天,下着雪,下着雨,爸爸妈妈从医院把她抱出来,放到了一个超市门口,让她不要哭闹,等好心人来领走她,要不,她就只能等死。

她很乖,没有哭闹,但是她很害怕,害怕被人领走。但是雪越下越大,她很冷,她开始怕没人要她。

沈菲菲来了,抱走了她,给她看好了病,拉扯她长大,而且锦衣玉食,应有尽有。

她慢慢睁开眼,起床,梳洗,然后来到妈妈跟前说:“妈,我听你的。”

沈菲菲笑逐颜开道:“好,这才是我的乖孩子。那又不是你亲哥,你怕什么,而且他都不肯姓蓝。还有,你没觉得你哥很帅吗?你那个什么张蒙简直提鞋都不配!”

“这样好吗?”蓝昊不太同意。

“怎么不好了?你想想,咱们儿子这样下去,不仅废了,而且将来娶个媳妇,生个孩子,他都不见得让咱见。但是如果梦梦是我们儿媳妇就不一样了,她什么都会听我们的。而且我已经周密计划过了,让梦梦帮子延把那些臭毛病都改了,然后激励他去上大学。”沈菲菲说得神采飞扬,并把大致计划说了一遍。

蓝昊笑了,道:“你应该去当编剧,现在的电影电视剧都没你脑洞大。”

“同意了?”

“只要儿子能叫我爸,孙子能叫我爷爷,你想怎样就怎样吧。还有,别太委屈了咱梦梦,闺女也是我的心头肉。子延那个臭脾气,梦梦如果觉得委屈,就罢工!”

于是,紫梦就有了跟子延的墓地相遇,又有的年初一的蛋糕,还有了那场拉近关系的车祸。

慢慢的,紫梦发现子延不仅身高、颜值要高出张蒙太多,而且人品也高出很多。虽然他看起来是个混混,但是骨子里很义气很爷们,而且很善良,关键是,她已经爱上了他。

一步一步正朝着沈菲菲的设想前进,但是张绵绵出现了,她迷恋子延到了痴迷的程度,简直弄不到手决不罢休的架势,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一个能通天的老爸。

张绵绵的爸爸张占非调查清楚了紫梦,然后告诉蓝昊先给他个一亿的项目做,让紫梦离开子延,并许诺,如果成了亲家,会把一半的家产陪嫁过去。更主要的事,他告诉蓝昊:先天性心脏病会遗传!

蓝昊失眠了,他反复想着如果将来自己的孙子也是心脏病,他该怎么办?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他斟酌再三,还是把紫梦叫到跟前。

“梦梦,趁着你跟子延还不是很好,你们断了吧。”蓝昊看着窗外,他根本不敢看女儿的眼睛。

“为什么?”紫梦两眼含泪。

“不为什么,就是张占非不是有个女儿嘛,叫张绵绵,她可能跟你哥好了,学校都这么传的,我也是怕你受伤害。”

“子延说了,他们根本没有关系,只是张绵绵一厢情愿。”

“是这样啊?那个,我还是感觉你们断了好。你看,你哥如果成了张占非的女婿,我就很省心了,生意上有他罩着,你哥很快就能成为业界大哥。你也希望你哥好吧?”

“但是,爸爸,我们已经相爱了!”紫梦泪眼迷蒙。

“好了,什么相爱不相爱的,你妈编得那破烂剧本能让你们真正相爱?你不想如果哪天他知道了你是骗他的,就他那脾气,你们的真爱还能剩多少?”

“爸爸!”紫梦跪在了陆昊面前哭着不起来。

“行了,就这么定了。你想想怎么分手吧,子延别因为失恋放弃学业就行。”蓝昊心里想着自己未来的孙子怎么也不能一出生就有心脏病,所以就发狠跟紫梦下了命令。

“爸爸,我已经离不开他了!”紫梦哭倒在地。

夜里,紫梦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蓝昊夫妇也是。

“蓝昊,你怎么那么狠心让梦梦跟子延分手,难道一个亿工程对你那么重要?”

“一个亿的工程又不是能赚一个亿,哪有那么重要?就是老张一半的家产也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老张告诉我先天性心脏病遗传,而且我也到网上查过了,确实几率很大。”

“哦。”

“你想想,咱俩就够命苦了,就一个儿子还不认咱,如果再生个孙子是心脏病,咱还活不活了?”

紫梦站在客厅里,听到了所有谈话,于是她决定,她要怀一个子延的孩子,一个健康的孩子,然后彻底离开这个家。

19.人去楼空

子延听完三个人的讲说,定睛看着紫梦问:“墙上的创可贴怎么回事?”

“针孔摄像头。爸妈不放心你,都安装了,随时关注你。”

“一屋安好几个?”

“一屋一个,多贴的是怕你疑心揭开看。”

“哪里没安?”

“卫生间。”

“好,”子延咬了咬牙道:“那你一直都是按剧本演的?”

“开始是,后来很多都是根据情况即兴的,被你摩托车撞还有你遇到我跟张蒙分手都是意外。”

“好,你演得很好,佩服!”

紫梦苦笑道:“其实很拙劣,而且漏洞百出,只是有心人遇到了无心菜。”

子延抹了把泪,然后用手来回指着,说:“好,很好,你们这些年不仅害得我家破人亡,还设计我,编排我,监视我!他妈的,我就是个犯人你们也不能这样待我啊?我一辈子就爱过一个女人,还是他妈的你们派来的演员!”子延又抹了把泪,继续说道:“行,我服了,有你们这样的亲爹亲娘,我真是他妈的不服都不行!”

“沈菲菲!”子延稍稍喘息了下,突然转身面向母亲道:“不,应该叫你沈编剧,沈大导演才对,你不愧是中文系高材生,才华了得啊!”

“儿子,”沈菲菲吓得身子打颤。

“谁是你儿子?”子延瞪眼大叫。

“子延,你听我说……”沈菲菲站起身要抓住儿子,但是被甩开了。

“沈导,沈大编剧,能告诉我,你剧本的结局是怎样的吗?”子延言语夹枪带棒的抛向母亲。

“结局,”沈菲菲抹了把泪说:“结局就是你接替你爸,不,你接替你姨父掌管公司,紫梦考个老师,我和你爸,不,我和你姨父在家给你们看孩子,颐养天年。”

“做梦!”子延说完,夺门而出。

“子延!”沈菲菲和蓝昊立马追了出去,但是只追出半里路就追丢了,再回到家里,紫梦和孩子也不见了。老两口同时瘫软在地。

新郎新娘都不见了,婚礼是没办法进行了,蓝昊让秘书挨个通知婚礼取消,本来公告更省事,但是太丢人,悄悄办了。

蓝昊夫妇虽然已经病了,但是谁也不敢休息,到处打探儿子一家三口的消息,但是人海茫茫,随便藏个什么地方,谁又能找得到?

“他们没钱,又什么都没带,我那孙子,我的儿子,还有梦梦……啊,老蓝,我怎么活啊?”沈菲菲抱着蓝昊痛哭流涕。

“菲菲,别哭了。他们都大了,肯定有办法生活的。梦梦带个孩子,这一年多没有咱不也活得好好的吗?子延一个大小伙子,你就更不用担心她了。”

“我心里难受啊,老蓝!你说我干嘛设计儿子,儿子不认咱就不认呗,只要他肯跟咱要钱花就完了呗,我还多事,还伤了梦梦。她带个孩子,在外边没吃没喝,可怎么过啊?老蓝,我死吧,我死了,孩子们也许就愿意回来了?”

“不许胡说!你死了我怎么办,孩子们也不要我啊?”老两口抱头痛哭。

20.稚鸟离家

子延去车站,随便买了张票,去了另一个城市。他一路思绪翻滚,想着未来的人生。下车时,他看了下钱包,只几百块钱,他决定先去找份工作。

他拿张报纸,挨个去咨询面试,但是像样点的工作都需要工作经历或者相关大学文凭。毕业证他没带,也不可能回去拿,没办法,就去了劳务市场,看能找个吃饭的活不。

劳务市场人头攒动,大多是些衣着朴素的农民工,像他这样西装革履的都是来招工,没有找工作的。他也不气馁,挨个问,结果人家都摇头,说太不像能吃苦的人。更搞笑的是,还有很多民工跟着他问要什么工种,让他哭笑不得。

子延溜了几圈,腿累得生疼,买了瓶水,坐路边歇息。这时过来一个民工装扮的中年妇女过来问:“大兄弟,要找活?”

“嗯!”子延噙着口水点了点头。

“跟我走吧,包吃包住,一月3000,活也不累,就是在农场记记账,点点货。能干不?”

“远吗?”子延站起身来问。

“不远,20多里路,在郊区蔬菜基地。”

“那行,我去。”

“好嘞,走吧。”中年妇女很是高兴,拉着子延就走。

走出劳务市场,一辆小面包上下来两个衣着脏兮兮的人,一个红夹克,一个土黄夹克,司机没下车,是黑夹克。穿黄夹克的似乎面善,笑嘻嘻的过来给子延让烟。

子延早已经戒烟,而且那人双手黑漆马虎的,子延自然不接,客气的说:“不会,不会。”

“那好,我们走吧。”两个人跟中年妇女嘀咕了几句,就让子延上车。子延犹豫了下,还是上了车。

车很快出了市区,一路颠簸奔郊外。中年妇女说只有二十多里路,但是子延一看手机,从上车都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车速怎么也有60,20多公里都出去了,却没有一点要停的意识。

子延心跳加速,想着刚才上车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现在看情形确实有问题,但是他不明白这世界上还有拐卖老爷们这回事。拐他干啥,难道他们知道了他亲爹是谁,不可能吧?

子延深吸一口气,暗示自己要冷静,看车子开过一个小村庄,尽量自然的说“哥,我想尿个尿。”

“尿尿?”黄夹克问。

“嗯,憋不住了。”

“老王,停下车吧,我也想撒尿。”黄夹克让司机停车。

“知道了。”车缓缓停靠在了路边。

走,一块去。

黄夹克拉着子延就去路边树林,直到两人撒完尿,黄夹克都没让子延跟他拉开10厘米的距离,子延欲哭无泪。

上车,继续走,天已经渐渐黑下来,子延从未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他们不会是贩卖器官的吧?

子延又拿出手机,想偷偷求救,但是黄夹克很机警的抢过去,开玩笑般的口气说:“吆,这个就是传说中苹果普拉斯吧,看哥多厉害,都认识用苹果普拉斯的了。兄弟,哥先玩会啊。”就这样,手机被没收了。子延简直要崩溃,但是他还是让自己冷静,他知道一旦撕破脸,想逃跑就更难了。

又不知走了多久,车终于在一个旷野停了下来。一排板房,五只大狼狗,还有一群瘦骨嶙峋黑漆马虎的挖煤工。子延已经知道,他被带到了黑煤窑,他乐观的想,好在遇上的不是传说中的器官贩子。

21.前途无量

子延也没哭,也没闹,不仅没跟跟黄夹克要手机,而且还上交了身上所有的钱,只是偷偷留下了身份证,然后乖乖吃饭,乖乖睡觉,默默观察地形,伺机逃跑。老板对他的安静很是惊讶,但是也没太多关注,只是安排工头明天教他下矿挖煤,并说:“看紧点,就别带脚镣了,细皮嫩肉的,恐怕受不了。这个黄嫂,挑人越来越不靠谱。”说完又朝灶房招了下手,叫喊道:“刘瘸子,你过来!”

那个烧火喂狗的刘瘸子就一瘸一拐的走过来。

老板拿棍子敲了敲了刘瘸子的残废腿对子延恐吓道:“看到了,他只逃跑了一次,就变成这样了。既然来了这里就要认命,逃跑只会让命更苦。还有,我看你也是个读过书的明白人,如何面对现实就不用我教你了。而且,时间久了,你会发现我也不是很黑心的老板,对你们会有很多人性化政策。”

第二天,工头如老板所说很“”人性化“”的给子延加了两个鸡腿,说那是新员工福利。其他工人也没有谁表现出羡慕,而且年长的几个还只摇头叹息,还有几个根本目光呆滞,像木偶一样大口吃着猪食一样的饭菜。子延只吃了一只鸡腿,剩下的那只让他偷偷给了刘瘸子。刘瘸子笑得口水都留下来了,说子延定会前途无量。子延心里骂了一句:都他妈被卖了,还有个屁前途!还前途无量,前途无望差不多。

下矿挖煤不仅是力气活,而且首先要克服的是“幽闭恐惧症”。即便是正规的煤矿,下矿也需要勇气,就不要说这种保护措施简陋,随时会塌方的小煤窑了。子延虽然平时坐电梯,进黑屋没什么感觉,但是电梯把他送进地道时____对,勉强算是电梯吧,虽然只是个用电带动的大篮子,篮子离地面越来越远时,泰山压顶的感觉袭来,他哭了,吓哭了。

电钻,铁锹,子延在这之前从来没摸过,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学习,即便泪如雨下,也没有反抗。

十几天过去,子延挖煤有些上手,看守松懈了,他心里也轻松了些,吃完饭也不慌着去休息,而是找刘瘸子聊天,然后帮刘瘸子刷锅,打扫并喂狗。

刘瘸子喜笑颜开,每每踮起脚拍着子延肩膀说:前途无量!

又十几天过去了,子延再走过狼狗面前时,他们已经不再叫,子延知道,他快能离开了,于是开始偷偷积攒吃的。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个要值夜的工头意外发现刘瘸子竟然私藏了瓶酒,就打了刘瘸子一巴掌,刘瘸子立马承认是趁他们上次喝酒不注意偷偷藏起来的。工头又打了刘瘸子一巴掌,没收了酒,下饭。但是一瓶酒三个人显然不够喝,他们又各贡献了两瓶,开始划拳斗酒,很是嗨皮。

猜拳声渐渐停了,三个守夜的工头两个倒沙发上,一个趴桌子上,鼾声雷动。

子延悄悄起床,拿上积攒的食物,拉开门,丢给门口的狼狗。他已经喂熟了这几只狗,它们也没叫,而是一个个叼了吃的一边享用去了。

子延又借着尿尿四处观望了下,接着就撒丫子狂奔。这时刘瘸子从窗户探出头,嘿嘿笑着说:前途无量!

大约跑出了二十多里地,后面并没有追赶的声音,子延就放慢脚步,稍稍喘息,并打探地形,看着前面有零星亮光,好似个村庄,但这庄子离黑矿太近,子延也不敢走进,而是绕道,继续前行。

又走出了好久,天已经蒙蒙亮,子延约摸着,应该跑出百里以外了,应该安全了,心里放松了些,找了个草垛,挖了个洞,钻进去,很快就睡着了。

当子延睁开眼睛,太阳当头照着,子延想着自己黑漆马虎的样子,没敢出去,又躺下,等天黑继续前行。

子延又睡了,睡着的时光过得很快,一觉就到了傍晚。等天全黑了,子延才从草堆钻出来,拍拍身上的草,按着记忆的方位继续前行。

前方应该是个县城,挺繁华的,子延找了个加油站,借人家卫生间,洗了个脸。看着镜子中鼻眼都是煤灰的脸,子延不由笑了,又哭了。

子延又拿出身上刚发的30块烟酒钱——忘了说了,黑煤矿老板提倡“人性化管理”,每月会发给每个工人30块钱烟酒钱,可以到老板在煤窑开的小卖部买烟买酒。子延拿着黑乎乎的30块钱,盘算着怎么花,他肚子已经很饿了。犹豫再三,子延花一块钱买了瓶水,又花一块钱买了个烧饼,坐路边石凳上将就吃了。

吃完喝罢,子延想要不要到当地公安局报案,但是又想起报纸上经常看到的什么“地方保护主义”,最终决定去他被拐时的省城报案,那样自己就不会有危险,而且那些旷工也绝对能被救。主意打定,他找了个“全球最低价”地摊理发店,花三元理发并刮了胡子——总算看起来不像乞丐了,子延对着镜子苦笑。

可是去省城的车票要26元,子延手里却只剩25元,他不得不求售票员:“美女,我真没钱了,求你行个好,给我垫付一元吧,你给我个电话,我回头打给你。”

“不用了,都不容易,给你垫了。”美女虽然不美,但是好在心灵美,很容易就给垫付了一元。子延是千恩万谢,发誓一定回来还钱。

子延坐上车,看着窗外陌生的房屋,熟悉的星星和月亮,大大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等车靠停。

回到省城,子延不敢停歇,直奔省公安厅,把情形一一告知,并把自己的手机情况告知,好让公安人员快速定位,抓获犯罪嫌疑人。

接待人员是个和蔼的大叔,笑着说:“小伙子,举报黑煤窑是有5万元奖励的,而且为了保证你不被报复,也会为你保密。你留个银行账号吧,还有电话,到时候会需要你举证,也好方便联系。”

“警察同志,我现在就需要些钱,你能不能先透支些给我?”

“这个,好吧。要多少?”

“6000行吗?”

“6000,好吧,我先给你。一会吃完饭,再让我们别的同志陪你去买两身衣服,两双鞋。这些都能报销的,你不用怕。6000元算我借你的,现在没那么多,回头取了就给你。”

“谢谢!”子延千恩万谢。

“还有什么需要吗,我们的大英雄?”警察大叔说笑呵呵的问。

“我还需要一份安全的工作,但是我只有身份证,大学毕业证弄丢了。”

“这个嘛,有了,你去餐厅当服务员没问题吧?”

“没问题,只要安全,能解决温饱就行。”

“孩子真是吓怕了。”警察叹息了一声,然后说;“安全问题你放心,叔叔是警察,怎么可能送你去不安全的地方?”

警察大叔看着子延沉默了一会又说:“精神应该没什么问题,你还需要心理医生做个心理疏导吗?”

子延尴尬笑了下,说:“不用了,只是恼恨自己愚蠢,现在没事了。”

警察叔叔和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哪有,你能从狼窝里成功逃出,还能跑来报案,就证明你绝非凡品。还有,你不感觉你就是上天派去搭救那些可怜矿工的天兵神将吗?好,不说了,先去吃饭吧。”

子延被安排在公安厅餐厅吃了饭,又在招待所泡了澡。足足泡了俩小时,打了四遍肥皂,用了两遍沐浴露,身上指甲里的煤灰才算没那么醒目了,又换上新衣服,帅气的子延算是又回来了。

子延以全新的面貌被警察大叔介绍去了一家很正规的西餐厅端盘子。说它正规是因为那里端盘子也需要培训,除了手势礼仪,还要咬筷子,微笑露出八颗牙齿。

这个西餐馆,不是很忙,但是很高档,消费也很贵,不需要繁忙就能进账好多,当然他的薪水也足以温饱,3000有加,而且第三个月时加上小费竟然突破了6000.但是烦心的就是无休止的的培训——你说一个餐馆需要这么多培训吗?老板说:需要,非常需要!

虽然餐馆不是很忙,但是餐馆员工却难得清闲,不过这对子延已经是天堂,因为黑煤窑的噩梦还时常吓他一身身冷汗。

两个月后子延的普拉斯竟然完好无损的回到了他手里,而且还有五万元到账。他赶紧给警察大叔打电话,还上了那6000元。报章电视大肆报道了子延待过的那个黑煤窑的事,15名犯罪团伙人员全部落网,其中三名人贩子,有一名就是在劳务市场骗子延的中年妇女,而且成功解救了55人,其中也包含刘瘸子。小煤窑被封矿,子延的名字,如约未被提及。

22.父子重逢

“子延,有女朋友了吗?”领班问。

“孩子都有了。”子延怕惹桃花,实话实说。

“开玩笑,有了孩子还来餐馆打工?”

“孩子快两岁了,谁骗你是小狗。”子延很严肃的说。

“真的假的?”同班的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很惊叹又很失望的问。

“当然是真的。”子延很认真的说,因为他在同事小姑娘的身上看到了绵绵的相似点。

“拿照片给我看!”小姑娘不死心。

“没有。”子延手机里确实没有紫梦和孩子的照片。

“没有就是骗人的!”小姑娘蹦蹦哒哒去忙了。

餐馆服务员毕竟是个抛头露面的地方,蓝昊半年后终于由朋友那里得知了子延的落脚地,因为那个朋友刚巧在子延打工的餐馆用餐,看到了子延,就通知了蓝昊。

“子延,是爸爸妈妈不对,但是我们都40多岁了,都老了,你能不能不跟我们计较了,回家吧!”蓝昊老泪纵横,半年里,头发已经全白。

子延看着憔悴的爸爸,心里也有些不忍,说:“你回去吧,我现在过得很好,也不用跟你要钱,多好啊。”

“可是,子延,紫梦在你走后也走了,还抱走了孩子,我到现在也没找到他们……”

“你说什么?”子延的心一紧。

“我是说,梦梦她也不要我们了……”蓝昊老泪纵横。

“紫梦走时你给她钱了吗?”子延抱住爸爸的肩膀问。

“没有,哪有机会给。没追到你,回去,他们也不见了。”蓝昊忍不住伏在了儿子的怀里,痛哭流涕。

“爸,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子延急糊涂了,竟然问出这样的话。

“子延,我们找不到你啊。”

“行了,别哭了,我跟你回去。”

子延辞了工作,跟着蓝昊回到了家里,但是家里没有紫梦,也没有儿子。

子延感觉紫梦应该还在这个城市,因为她没有钱,只能就近打工养活孩子,或者窝在哪个角落在网上卖东西,因为他似乎听她说过开网店赚钱养活宝宝的话。黑煤窑的阴影也时常掠过子延的脑海,但是子延都是甩甩头,求神灵保佑紫梦和孩子不要有那样的遭遇。

子延的感觉也许是对的,但是感觉再对也抵不上人海茫茫,如果她不想出现,你又怎么那么容易找到她?人都说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一个有意躲起来的人岂不是更难找?

子延已经没有耐心守株待兔,而且黑煤窑的事老是袭击他的大脑,他要不停的走,不停的找才能压住内心的恐慌,因为她怕紫梦受苦,他怕宝宝挨饿,他更怕他们落入坏人的手里。他开始恨自己,为什么离家出走,为什么不管不顾?被设计怎么了,被骗又怎么了?家里安装摄像头又怎么了,即便卫生间也安装也没什么啊,反正他们是父母,看他裸体又怎么了?而这一切的一切在妻儿的安全面前又怎值一提?

“紫梦,紫梦……”他看到街上抱小孩的都会跑过去确认,他看见米黄衬褂发白牛仔也要去确认。但是抱孩子的很多,同样衣服的也很多,就是没有一个是他的紫梦和宝宝。

21.感谢妈妈让你来骗我

不管日子过得如何焦躁不安,时光还是无停歇。子延已经毫无头绪的在街头巷尾奔波了两个月了,人瘦了,黑了,胡子拉碴,衬衫邹邹巴巴。午后的阳光依然热烈,晒得他不再帅气,不再阳光。他坐在路沿石上,拿瓶矿泉水,一口一口喝着,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街上的行人,他还在寻找,在寻找……

“爸爸,擦汗!”一张纸巾递到子延面前,一个俊美的娃娃笑着看着他叫,他再看,娃娃身后正是紫梦。

“回家吧。”紫梦伸出手。

“好吧!”子延抓住那只自己似乎已经等了一生的手,站了起来,双眼对视,说:“感谢妈妈让你来骗我,原谅妈妈让你来骗我。”

“不,感谢妈妈让我去骗你!”

“爸爸,抱!”

“好的,小金子!”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律政娇妻:总裁大人被捕了
作者:君晚
类别:现言
字数:36.8万字
更新:05-27 18:00
[阅读][收藏]
独家宠爱,爱妻拽拽的
作者:冬雪梨
类别:现言
字数:46.4万字
更新:05-27 18:00
[阅读][收藏]
暧昧契约:江少,早安
作者:琉璃姑娘
类别:现言
字数:49.6万字
更新:05-27 18:00
[阅读][收藏]
假面前妻:诛心冷情总裁
作者:暮阳初雪
类别:现言
字数:56.2万字
更新:05-27 18:00
[阅读][收藏]
假婚真爱
作者:熊猫远
类别:现言
字数:62.7万字
更新:11-24 18:00
[阅读][收藏]
萌婚甜宠:总裁蜜爱小辣妻
作者:雨沫
类别:现言
字数:92.3万字
更新:09-12 22:00
[阅读][收藏]
腹黑王爷的绝色弃妃
作者:狐狸小姝
类别:古言
字数:238.1万字
更新:10-31 08:30
[阅读][收藏]
豪门私宠:总裁的鲜嫩逃妻
作者:
类别:现言
字数:113.6万字
更新:02-02 19:45
[阅读][收藏]
蚀骨罪爱:公爵夫人道晚安
作者:樱桃微甜
类别:现言
字数:3.3万字
更新:05-27 16:14
[阅读][收藏]
爱你一往情深
作者:九朵本尊
类别:现言
字数:1.5万字
更新:05-27 08:41
[阅读][收藏]
破云千年:黯夜倾城
作者:秦霏′
类别:现言
字数:1646字
更新:05-21 14:07
[阅读][收藏]
爱如潮水夜不眠
作者:
类别:现言
字数:5.1万字
更新:05-21 10:05
[阅读][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