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礼物
投票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正文 第12章 他救了她
作者:芥末榴莲| 字数:3023| 更新时间:2018年08月27日

竹夏刚刚进了内屋,傅云卿便醒了。

她睁开双眼,眼前景况却并非太尉府自己闺房,循着记忆,她又想到自己那夜差点被傅莹莹活活埋了的险境,心下陡然一清,竟不自觉地想到凤王头上。

自己眼前场景,若不是进了阎王殿,那便是……难道真是凤王救了自己?

她揉了揉额头,很快便想起那日夜色,她迷迷糊糊,头痛欲裂之际似乎落入了一个清香怀抱。这个怀抱,分外熟悉。

除了凤王,她想不出还有别人。

傅云卿悠悠转醒,遥看四周之际,正好对着端药入内,鬼鬼祟祟的竹夏。竹夏盯上傅云卿一双审视的眼,竟下意识地有些被震慑,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很快,她便反应过来,端着一脸笑,学着奴婢的样子道:“姑娘,你醒啦,快些喝药吧。”

傅云卿扫了一眼她手中的药碗,下意识地问道:“这是哪?”

“这是凤王府。”

“那你又是谁?”

竹夏笑容有些僵硬,暗叹自己当真是运气不好,只能顺着她的话回道:“我是凤王府中的丫鬟。”

“丫鬟?”傅云卿打量着她,不禁心中腹诽:此人未免太不敬业,好好的乔装,却连自己的头饰也懒得换。顿了顿,她便沉声道:“药放下吧,你人可以出去了。”

竹夏哪能这样白跑一趟?

自己可是连脸面都不要了,愣是换了一身丫鬟装束。这要是被傅云卿奚落了一番就离开此处,日后必然在王府内被人笑话,抬不起头来!

“姑娘,你是从哪来的,可要我安排把姑娘你送回去?”

傅云卿冷冷扫了一眼那搁置在桌上的药,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眼前女子,形迹可疑,又鬼鬼祟祟,应当不是什么好人才对。

“王爷呢?我要见王爷。”

竹夏听了,没由来地生了气,“王爷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你既然是府中丫鬟,怎么置喙别人的话?”

竹夏一听,更是气恼,她抬手便指着傅云卿,“你……”

果然不是丫鬟,此人居心叵测,指不定要对自己干出什么事来。傅云卿从床上起身,却见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被人换了去……这是在凤王府,难道……她脸色一红,不敢再想下去,索性岔开话题,问及眼前之人的来意。

“我什么?你若没事的话,该出去了。”

正在此时,竹夏耳尖,恰巧听到外头传来丫鬟与凤王近侍的声音。

可恶的丫鬟,竟跑去告状!

她瞬间如换了一张脸似的,突然趴在傅云卿的面前,紧紧地抓住了傅云卿的脚。

“姑娘,你干什么呀!我又没有冒犯姑娘,姑娘为何打我?”

竹夏声色尖锐地求饶,俨然一副戏子的做派。

门外,“洛侍卫,奴婢看着竹夫人进去了。”

洛侍卫正欲入内,却听见竹夏的嚎叫。她就短短的一句话,却如同口技傍身似的,说的声色俱伤。侍卫推门而入,就见傅云卿一脚踹向了竹夏。

这下,傅云卿可懂了。此人鬼鬼祟祟,明显就是上门来找麻烦,与她争风吃醋的。她想起前日子自己被人手捆着的憋屈劲,眼前女子又以此来陷害自己,如此,自然是撞在了枪口上。

“姑娘,你为何要打我?”

傅云卿笑了笑,“为何?遂了你的意呀。”

话落,她便将竹夏给打了一顿。一旁的洛侍卫看着,都不禁惊得动都不敢动。

竹夏哪能想到自己会落得这般场面,双手叉腰便凄声求救:“洛侍卫,你还不快拦着她?”

洛侍卫微微退后,“属下……不敢。”

凤修睿临走之前可是好好交代过的,要他看着傅云卿。而且凤王对傅云卿这般上宾对待,任何有眼色的都不敢拦着她。

傅云卿毫不客气,便将竹夏给打了一顿。见她鼻青脸肿,几天不能见人的样子,她适才满意地松了手。

“呼呼,打的还有点累啊。”

竹夏几乎咬碎银牙,“你……你!此事我必然告诉王爷,让王爷知道,你就是个毒妇!”

傅云卿毫不犹豫,扬了扬眉便道:“你随意。”

她打了这一架,这两日躺在床上的筋骨也算疏通完了。她转了转脖子,又活动了一番手腕,顿觉自己浑身舒畅了些许。

她动了动手腕,忽而想到芷月与贞娘两个丫鬟。

糟了,她们还在太尉府呢!

那一夜自己被活埋,也不知她们二人如何了。想到此处,傅云卿反应机敏,冲洛侍卫道:“这位侍卫,替我和你家王爷知会一声,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过几日必然登门道谢。”

“是。”

傅云卿直接当着竹夏的面,大摇大摆地出了凤王府。很快,她便转身循着记忆往太尉府走去。

“洛侍卫,你刚刚何不拦着她?她将我打了一顿,你就这么把她给放走了?”

洛侍卫面冷异常,“竹夫人,此事还需王爷定夺。若是王爷有意处置,那位姑娘自然逃不掉的。”

听到“王爷”,竹夏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仿佛脸上的青紫痕迹都成了得天独厚的特殊妆容。她冲着侍卫扬了扬眉,得意道:“如此,那还请王爷回来之后,洛侍卫能将今日所见如实告诉王爷。”

“自然。”

凤修睿很快就回了府。

回去之后,竹夏,桃芝与清欢三人便已经在正厅喝茶了。她们就等着凤修睿回来,想告傅云卿的恶状呢。

凤修睿本打算绕道,洛侍卫却来禀报:“主子,那位姑娘说她有事先行回府了。”

“嗯。”

正欲转身走开,竹夏三人便追了上来。她泫然带泣地挡在凤修睿的面前,可怜兮兮地卷着帕子哭诉道:“王爷,你要为妾身做主啊。”

凤修睿低头,便见竹夏一张鼻青脸肿宛如猪头的脸,问道:“怎么了?”

“妾身今日-本想关心王爷您带回来的姑娘,哪知才刚刚进了门去,便被那姑娘不由分说地揍了一顿。”竹夏咬了咬唇,下意识地偷看了洛侍卫一眼,“此事,洛侍卫也知情!”

洛侍卫只看到了后半段,却未见到后半段。之前所言要替她做主,没想到却成了她告恶状的证人。

凤修睿还未开口,清欢与桃芝二人便上来帮腔。

“就是啊王爷,竹夏姐姐可从来没受过这等罪。”

“那女子怕不是因为嫉妒吧?”

“兴许哦,她可能根本没有想到,王爷还有我们三人吧……可怜了竹夏姐姐,去了便受到这般虐-待。若是以后入了府……”

“好了。”凤修睿打断了她们话,“本王累了,要回去休息了。”

“可是王爷……”

凤修睿并未有理睬她们的意思,直接绕开此处,便走了。三人上前,统统都被洛侍卫一人拦了下来。

竹夏见着凤修睿走远,唇角委屈地勾起,“王爷……竟然都不为我做主!”

她怨恨了一会,又丧气似的喃喃道:“倒也不知,我哪不如那个女子了……”

她想到傅云卿那张脸,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恨意。那傅云卿姿色只能算是中上,在阖京城里比她样貌出众的女子虽说不多,但必然有。而且那女子一身素装,毫无取悦男人的意思,也不知道王爷究竟看中了她哪点。

“我们陪伴王爷三年了……三年了,竟然比不上那名女子吗?”

清欢自是三人之间最为幽怨,她声色带着喟叹,不禁愁容满面。

虽是愁,但心却已经凉了半截。三年,原来她捂的竟不是石头吗?

桃芝也颇为心寒,连连摇头。

此刻,傅云卿也已经回到了太尉府。

她此番回来,无非就是要找两个婢女,同时,她还要找傅莹莹算账。当日她差点被活埋之时,便已经同傅莹莹说过,若她未死,必然要找傅莹莹回来算账!

今日,最好别让她见了傅莹莹!

傅云卿刚刚揍了人,不自觉地脚步也轻快了许多。她一路健步回到别院,眼前的场面却令她惊愕万分。

前几日还好好的别院,如今仿佛被人砸了稀巴烂似的,门口的凭栏横七竖八地拦在前面,连路都不好走。

虽说她的别院也算不上好,但好歹是能住人的,如今被砸的是连住都不能住了。

傅云卿狐疑地走近,不期然便听到一阵哭声。她当即上前,便在屋栏外见到了一裙粉色衣角。

傅云卿小心翼翼地走近,那粉色衣角忽然起身,泪眼盈盈却又惊愕地望着她。

正是芷月。

芷月没想到还能见到傅云卿,心下激动极了,“小姐?”

很快,她便又反应过来,“小姐……你究竟是人是鬼?她们说你被活埋了,奴婢,奴婢……”

“我当然是人啊,芷月,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傅云卿松了一口气,又接口问道,“贞娘呢?”

“贞娘,她在……奴婢找找。总之,贞娘应该没事。”

“好,你们没事就好。”

既然没事,那也就是说,她可以去找傅莹莹算账了!活埋之仇,她若不报,当真是憋了一口气堵着。

现在,只要芷月与贞娘没事,她便可以有恃无恐地找傅莹莹算账了。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余额: 0 书海币 |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
去充值
鲜花
100书海币
咖啡
200书海币
神笔
500书海币
跑车
1000书海币
别墅
10000书海币
礼物数量
-
×
20
+
赠言
送礼物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
月票数量
-
×
20
+
赠言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