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现代言情>墨粉世家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黄

    淡蓝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正文 第3章 谜解亲论分久必合城府性无本真春秋十载回轮

作者:残梦笑月 更新时间:2018-09-02 10:38字数:8112字

第三回谜解亲论分久必合城府性无本真春秋十载回轮

话说那梅姨下了楼来,快步走到施月跟前用手按着施月的肩膀就喊叫道:“喂喂‘先生’您醒醒,醒醒,这地上凉。在睡的话,你就生病了。”水莲在楼上沉思片刻;感叹万千,目视了一圈。见梅姨将一切物品保持依旧模样,心中是万分感激;千言难表,刚要说话。这才发现梅姨刚才忙下了楼;又不曾上来,就没在乱想。便静静地独自闭了一会眼,起身走到窗前。抬手抚摸了几下窗帘,也突然不知怎的就急忙的一瞬间急闯出了门,下了楼来,站在大楼门口观望。但心底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反反复复的搅扰着她的心智,只见那声道:“她来了,她来了,你的她回来了,她已经站在你面前了。快,快,爱心哪?感情哪?献出一点来吧!献出一点来吧!”它就如此的高叫着、呐喊着、振振有词着,雷霆之怒着。只见水莲就在心里喊道:“‘谁’,是谁?那个她?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我献,不、不、我不、我只有我,我只能是我。我谁都不信,我的心谁都不让,谁都不行。”那声又道:“我的姐姐,我的好姐姐,我的亲人,”突然只见水莲就是一惊,脸色突变,啊!的一声道:“她,她吗?是她吗?”连贯着就喊出声来,叫喊道:“妹妹是你吗?是你吗?”这一喊;倒把施月梅姨给惊到了,施月一惊后闭着眼,一边喊道:“是谁叫我,是谁在喊,是谁?”又影影约约的听见在耳边有个人,叫道:“先生,您醒醒,先生,你醒醒。”施月这才慢慢的醒了来,忙用手擦了擦眼睛,叹了一口气后,一看又叹了一口气。心里道:“哦!原来是五零三的那个中年妇女呀!”便叫道:“阿姨我没打扰到你吧”梅姨一听这话就笑着说道:“这倒没有,只不过您躺在地上会得病的。这样不好,以后不好这样做了。”施月听见忙答了几声,道“知道,知道,知道,承蒙关怀,小生谢了。”接着就鞠了个半躬,打了个手势。将头一撇就看到大楼门口怎么会有一个美丽的小姐站在哪里,像是在看着自己。就没在多看几眼,便起身,收拾了一下衣服行李,又问梅姨道:“阿姨,你真不知道吗?”只见梅姨想了一想,眼睛又扫了一扫施月道:“昂,不过或许有一个人知道,不过她说与不说,我就难以猜测,你就看造化了。”梅姨刚说完话便默默的看着水莲,眼神中满是百折不挠的屈服,满是伤痕累累的希望,满是平静如水的柔情,满是精于算计的狠辣。一双历尽艰辛的眼睛就这样纹丝不动的看了许久许久,施月一见梅姨的举动,猜想阿姨说的她,就是她了吧!忙走向水莲,刚走了三步,就站住了脚,忽然大脑里急闪出来一个画面来,让她有了一丝的怀疑,她不在走了,直至打破了怀疑,洒笑了下,这才又迈了一步。可再仔细一看;发现眼前的美丽小姐原来像是自己的旧相识,可又是谁哪?这时;又有一个画面涌上心头,施月心里想道:“虽然她已经变了许多,但是她的本质应该还没有多大的变化。我还能认得出来,有点印象。可她是,是谁?”顿时脑子里已混乱不堪,突然,只听的一声;“施水莲,你杵在那里干什么?叫你去接一个人,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是哪儿呀!”远远看去但见她

桃腮流珠有闭月羞花之容,怒中带气有沉鱼落雁之貌,声似百灵鸟之歌,体如拂柳之姿,白如玉,净如雪,细如竹,高如杆。

又见她不远身后的他仪表堂堂貌比潘安之容,俊朗秀气有颜如冠玉之貌,剑眉入鬓,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脂。梅姨水莲看了一眼,水莲见是韩水芸,梅姨心里道:“这是谁呀!敢这样说话;真不懂事!”只见水莲叫道:“水芸,你怎么来了,那个就是你说的表弟孔懿超,我对你不起,食言了。”韩水芸道:“是了,姐。他就是我的表弟孔懿超。姐,刚才我那样叫你是我心太急了。我也对你不起,你不会怪我吧!水莲道:“不怪,我怎会怪你;是我想起来了旧事!误了你的正事!”韩水芸一听此话看了看在没说什么?只是别的没在意,倒把旧事二字记得住了。便多看了几眼水莲又将周围环境在仔细看了一圈,心中疑惑道:“莫非这里就是她的故地,画中的地方;姐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痛和记忆。可这里是聚四方来客暂时落脚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是姐姐的故地,我想错了,是我想多了吗?难道是我想的思路错了。”正猜想疑惑之间;又见梅姨一脸正气,倒像是个贵妇,穿着时尚昂贵,气质雍容华贵;不像是个普通人,定是个有身份的。就暗暗后悔不已,想到言语冲撞,虽叫的是姐姐的名字,但她听了,就觉得我是个无知的人,不懂事!定是如此,你看她看我的眼神,就有责怪之意;我该如何做,才能让她谅解我。难、难、难,她是怎样的一个人。”韩水芸猜想的入了迷,静静的停留在哪里。

施月见没人言语,就问了一声水莲道:“你姓施,那施词哪?”水莲道:“我,你,你是施月?”施月道:“施恩于人笑看月,施月。”水莲道:“施才于世作颂词,施词。”两个人竞露出了一丝微笑,但只是短暂的一丝一笑。水莲见施月盯着自己看,便看了看远处的韩水芸,见韩水芸盯着梅姨看,倒是尴尬了梅姨。梅姨见状就迅速的走到施月水莲的面前说道:“原来你找的是她,原来她思的是你,”看了看就欣喜的笑了。笑了笑便道:“我可是有罪过的人了。你们呀!可,水莲你快,快。”水莲这才走了几步说道:“小月你受苦了,这么些年你还好吧!”施月道:“还好,见到你就好。我也没什么?可说,”水莲道:“你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还说什么?我,你的样子怎么是一个青年的打扮,你的长头发哪,你的形象是。”‘小厮’就如此的多看了几眼竞流了几滴眼泪来,施月刚要劝说,却见水莲连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眼泪说道:“快!快!去我的住处。”又对梅姨道:“梅姨你忙吧,我今天就不打扰你了。过两天我们来看你。”刚说完话就见施月又对梅姨鞠了个躬,这时倒礼拜的有模有样。水莲道:“水芸,施月、懿超上车,我们回去。或者去逛逛也行,今天我高兴!我很高兴。总算等来了高兴的一天,总有一天。”说毕就拉着施月韩水芸的胳膊向车前走去,孔懿超随后。不到一会功夫,随着一股青烟的飘起;一辆汽车飞速的跑过浦源路,驶向小什字街的商业城。水莲一停住车就和施月韩水芸和孔懿超下了车,快步走进了商业城东门,直奔公元四季的潮流之星三层女装服装世界挑起了衣服,面带微笑,施月似乎不太高兴,一脸忧愁的表情随着水莲转来转去。韩水芸一见,觉得不好打搅,便轻声叫道姐,施月,我想和懿超去看看男装,也给懿超挑一身衣服,你看他的都旧了。水莲一听便说道“好,那你们随便挑,有钟意的,就多买几件;今天不急,慢慢看,时间有的是。”韩水芸一听道“哦!”水莲一见一想,看了看韩水芸,就将手里的小皮包递给了韩水芸,韩水芸双手接住道“这。”水莲道“这什么?你看你小鬼头一个,多带些有好处!”韩水芸问道“那施月?”水莲道“没事!你和懿超去吧!”韩水芸道“嗯了。”话一落,就拉着孔懿超去了四层男装服装世界,刚到服装世界就左右挑拣,一眼看过,总觉得孔懿超穿这些衣服不合身。但又不忍离去。便快步走到柜台前询问,柜台小姐一见打扮就笑着说道:“请问小姐!您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请您吩咐。”韩水芸道“也没什么事!就是给他挑一身装束,可你们店里的,都太哪个俗气了吧!让我都入不了眼,竟难以凑齐一件。”柜台小姐道“您说的,也有理,可你看,这位先生仪表堂堂,帅气英伟,这里的衣服随便穿一件都挺合身的,小姐您的眼光和提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韩水芸一听就笑道:“这不算高,比起英商国业的梦在心中,美琪华夏的追求,大明珠、浙都之夜、丝绸故乡、云阁、九天阙、我提的要求就算是最低档次的要求了。”柜台小姐一听问道:“那请问小姐,您为啥不去英商国业和美琪华夏哪?”韩水芸见状无奈的道:“我,我今天心情好,我就想来公元四季的潮流之星,你有意见。”柜台小姐一听偷看了看孔懿超几眼便道:“我我怎么会!我没有,您继续看,您继续挑。”韩水芸听见就笑道:“那不就行了,说完又对孔懿超道:“懿超,你先去三楼等着我,我再看看,再转一转;给你挑一件你喜欢的衣服。”孔懿超道:“水芸,你别乱花钱。”韩水芸随口就道:“我高兴,我高兴呀。”孔懿超听到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就下了楼。韩水芸又问讯道:“你这里有没有外国的牌子,多少钱都行。”柜台小姐疑惑道:“这位小姐,您到底是怎么回事?到把我弄的有点糊涂了,您真是来买衣服的吗?您能解释一下吗?”水莲道:“看不上,不入眼,不喜欢就不想买了呀!”柜台小姐无可奈何道:“好,”但心里想的却是就你牛,天下的牛事你能给做完了吗?嗨!叹了一口气,韩水芸又问道:“有卖英国牌子的吗?”柜台小姐答道:“有,就走了去,一会只见拿了衣服出来走着问道:“小姐您看,这件怎么样。”韩水芸几眼看过连声说道:“好,那就这件吧,多少钱?”柜台小姐迟疑了一下道“一千七百块。”韩水芸道:“哦!不算很贵,价还好。”又看了看衣服问道:“型号哪?他穿着合身吗?”柜台小姐道:“小姐,您放心,大小合身,型号一致。”韩水芸疑惑道:“那买一身吧!可你怎么知道大小合身,型号一致。”柜台小姐看了看,用手指了指眼睛说道:“眼睛告诉我的,经验告诉我的,尺度身高都告诉了我答案。一共三千七百块”韩水芸听了,点了点头。柜台小姐见韩水芸没了言语,暗暗的流露了一丝微笑;就知有了定数,八九不离十了。今天衣服出售成了,提成有望了。正想要在推荐一把,凑个整数;但见:

“功名利禄皆虚妄,好事成双苦自修。”两句话,时时在耳,摇摆不定,又见四楼的人慌慌张张,乱窜乱跑,有说放好衣服的,有说检查的,有说验看清楚的,有说急忙整理衣服的,有打扮的,有笑的,有悲的,有愁的,形形色色,形态各异;韩水芸见了,奇怪之余忙问道“她们都怎么了,怎么都乱了心。”柜台小姐见了看了一眼韩水芸随口说道“她们就那点出息!不就是老板来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该看让他看,该查让他查,有什么可紧张的。”韩水芸一听此话忙道“适才是我小看你了。”柜台小姐道“身份如此,习惯了。”

刚说着话,聊着天,可不到一会,韩水芸又见,四楼的景象面貌又是焕然一新,所有人站立端庄,衣着华丽,整齐有序,货品衣物排列得当,崭新如初,真个是衣衫华亮耀群生,五彩缤纷摆次序,金銮朝阙排班列,喜迎帝王表威仪。远看处,美如画,齐似珍,一目了然,近看处,庄严神往,天真降临,人人作礼,喜恰欢愉。突然间;就被一个错觉,搅扰了本有的面目,变的叽叽喳喳,吵吵嚷嚷,只见十数个人拥簇着一个人,来回的转悠,指来指去,点评这个,说教那个。一看这个人,身高七尺八寸,面貌苍老,饱受霜雪,看年龄不越四十余岁,身着黑衣礼服,带着高帽,言语深邃,猜字解谜,一半真言一半空语。姓齐名明虎,原名齐三。业字辈,武宗门,七杀之一。虽说此人,是武宗门七杀之一,但今日已是个商人,言商从商,早就不过了那打打杀杀,刀口舔血的日子,就算有个机会让他在展露一番,他也没了那曾经的血气方刚,今时今日只求个太平生活。不过十年前的他,倒是个枭雄,曾感慨道:

“千古霸业如流水,今日我心谁人知。共谋河山改当代,为明一朝奋精神。”十年后又言道:“远一点,近一点,处处糟粕,到何处存身,快一步,慢一步,时时争斗,能何时修心。”此话是当着水莲的面说的,说此话时;是水莲感慨了一声,世事无常,人该何去。齐明虎就接了这一句话,当场的人不在少数,可今日的他找到了吗?不觉间;已离得近了。齐名虎腚眼一观,但见她

静如初秋之水,儒雅秀气,貌比四美重生,惊艳世人,美似天仙下尘,独一无二。真个是月里超太阴,人间羞百花。回头一望惊天地,红唇微动泣鬼神。貌视四野,美灭八方,天下英雄谁争此,将相王侯敢当先。

齐名虎一见仔细再打眼一瞧,心里想道“这不是韩水芸吗?她怎么来了。她不是常常跟着少主水莲吗?天天的形影不离,同吃同住,比姐妹还亲哩!怎么今天她?一个人来了。倒是个机会!我得好好的把握!俗话说得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刚想的入神,突然耳旁就有一个声音叫道“老板,老板,你怎么了没事吧!”齐名虎一惊一看便说道“你看,我像是有事的人吗真是多事!多此一举,我白教了你。”又见韩水芸和余红继续说话,就低着头偷着笑了笑快步走了过来,笑着轻声问道:“‘韩小姐’今天倒是哪阵香风把您吹到鄙人的公司来了?稀客、稀客、幸会、幸会,”韩水芸一看,见是齐名虎,齐老板,便说道:“真个没想到,居然会是齐老板来了,荣幸,荣幸,齐老板你的商城就在这个呀!黄金地段,生意红火的很哪?齐明虎听了微微一笑道:“承蒙照顾,蓬荜生辉。不是有你的庇佑吗?生意怎会不好。”韩水芸见齐明虎说了此话便随口问道:“可齐老板还是有闲心在这儿与我聊天?齐老板真会说话,估计我在齐老板眼里就是个摆设罢了。这公司你查看完了吗?”齐名虎想了一想忙道:“查完了,早查完了。”说着话又看了一眼韩水芸,见眼前有英国牌子的一身衣服,猜想定是韩水芸要买,问道:“难道韩小姐是来买衣服的?你怎么都不知会我一声,好让我安排一下,”突然就呵斥了一声道:“余红你还不快给韩小姐包上,愣着干嘛。”余红道:“是的老板。”便将包好的衣服递给齐名虎。齐名虎拿着看了一眼,忙将包好的衣服递给韩水芸微微笑道:“韩小姐,这身衣服就当鄙人送给您的一份见面礼,在下聊表心意望您笑纳!笑纳!”韩水芸看着笑道:“这怎么好意思,人可不能欺心哪?易遭雷霆之怒。”齐名虎笑道:“我也是有求之人,还望有机会再见您一面在一起聊天哩?”韩水芸道:“齐老板还真客气,您是做生意的,怎么能有干送人的道理。我不能坏了这商业上的规矩,您说是吧。”随手就从小皮包里掏出五千元递给齐名虎。齐名虎将要说:“水小姐,我。”但被韩水芸挡住了道:“齐老板您是大忙人,您先忙,我就不打扰了。再说我的姐姐水莲还在三楼等着我哪?我该下去了。刚才我谢你了,不给钱她该骂我了。”刚说完,只见齐明虎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战战兢兢的道:“韩小姐请您慢走,替我问妖之皇,魔之帝,魅之祖,怪之宗,魂魄之花,妖魔之心,完美女神好,不,不是,是少主好。我糊涂了,您恕罪。走好,走好。”韩水芸见齐名虎说完了话,便道“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什么都没听见,你刚说什么了。能给我说一下吗?”齐名虎一听这话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忙说道“没什么?就是问您好!”韩水芸一听就哦的一声拿着包好的衣服下了楼。齐名虎见韩水芸不见了身影;急忙叫喊道:“王姗你快去带上这里所有人,去三楼;听我说你们可一定要伺候好在三楼的那位妖魅魔怪之花,她可会做手术,我见过,那真是惊心动魄魂飞魄散呀!技术之高,绝世罕见;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活生生的一个妖魔。”一边说一边又打着手势,一边又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刚说完,就见余红笑道:“嗨,不过是个手术医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看你说的那个严重,倒把自己给吓到了。您这是来搞笑的吗?”说完便暗暗发笑,齐明虎一听就气愤的将那三千元扔给了余红,厉声呵斥道:“你觉得哪?你们觉得哪?如果不是我看在我和你妈是亲戚,你今天就该闯祸了该滚蛋了,你现在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了吧!我还在搞笑吗?你,你呀!”手指了指余红就气匆匆的上了楼。一会又返回来问着说道:“凌迟处死,你听过吗?活人呀!”顿时打了一冷颤。又上了楼,余红愣住了,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思索着又见王姗喊道:“姐妹们,大家快去三楼,四楼先放一放。等会,就回来。”王姗余红等一干人忙下了楼,粗略估计大概有百来十多号人。不觉间,倒让四楼静静悄悄的,韩水芸一下楼,就惊呀了一下,道:“‘呀!’人哪?这人都去哪儿了。”又见三楼商品都在,只是人空空如也,心想莫非这商城要打烊关门,心中着实着急;又不见有什么人,慌张顾盼之际;发现,数十丈远衣服缝隙里居然有个人在蹲着身子,不知在干些什么?忙走去了。想看看是谁,走了还没到三丈;心里就嘀咕的想着,我这样冒冒失失的过去了,假如是贼或者坏人,我该怎么办,我不是就遭殃了吗?我还是先问一下好,以防万一。就问了一声,道:“请问,您知道这人都去了哪儿?你知道吗?”但见那人回了头,看了一眼;又回过头去,韩水芸一看,见是姐姐水莲,心里着实松了口气走着想道:“原来是姐姐呀!我的小心脏,可吓死我了,她怎么也没出去,也被困在这里!但姐姐她在衣服缝隙里干嘛?该不会是她光顾着给施月挑看衣服忘看人了。这才被留了下来,这懿超和施月也不找找看,只顾着自己走,真是一点的都不靠谱!”虽是这样想着,脚步却是走到了水莲跟前,就撞了水莲一下。

水莲向前一扑起身拿着衣服抬头一看见眼前的人是韩水芸忙问道:“水芸你不是在四楼吗?怎么你这么快就给懿超买好衣服了。”韩水芸见了向前就走了一步叫道:“姐,我买好了。”水莲又问道:“你表弟哪?”韩水芸看了看又想了想道:“姐,懿超他不是早就下来了吗?是我叫他下来等的。”水莲看着手上的衣服奥了一声!韩水芸问道:“‘姐’那施月呢?怎么她没在你身边。”水莲一惊一看衣服道:“施月她不是一直跟在我身后吗?”韩水芸道:“姐,你四周看一眼,看有没有人。”水莲道:“那他们,应该去,”忽然就传来一声惨叫,随着便是打斗和喊杀声;还有骂声,水莲一听忙对韩水芸说道:“水芸那你和懿超,你们俩开车先回去,我和施月去一下大伯父家,和他老人家见个面,给他老人家说一声,报个平安;道个喜,至于你吗?还是好好的照顾好你自己和懿超,时态紧急多余的话,我不说了。”碰巧王珊余红一干人等这时也下了楼来,韩水芸一惊一咋啊了一声急喊道:“你们,你们衣服上,是血吗?”王珊余红惊讶的相互看了看衣服,只见施月站在门口道:“嗯!”孔懿超也道:“可不是吗?打的很激烈,现场真是惨绝人寰。你们没事吧!”水莲问道:“那你们哪?有没有事!”施月只是看了一眼,孔懿超道:“没事!和我们没关系。”韩水芸暗自窃喜道:“没关系就好,怕就怕有了关系;我们不好脱身,还得挂彩。”施月一听就冷笑道:“那他们得有这个本事才行,不然都不配我动手。”水莲见施月眼里一时有了杀气,急忙拍了一把,看着韩水芸和孔懿超,忙说道:“我们的戏过了。”孔懿超见情况不妙忙配合道:“对,戏是过了。”施月见了就冷冷问道:“是戏。”韩水芸也配合道:“是,一定是。”施月这才慢慢眼里没了杀气,一会又问道:“我刚才,”水莲道:“你刚才演的不错,”韩水芸见状就忙问水莲道:“姐,那这包?”水莲忙道:“你拿着吧!送你了。”韩水芸道:“哦!”抿着嘴唇,鼓了鼓气。水莲看了看笑道:傻丫头,有些事!你还是避一下,牵扯太多;会累的,乖。韩水芸又鼓了鼓气,点了点头。施月问道:“为什么?”水莲看了一眼道:“背负太多,就要记恨太多;水芸,‘她’太纯粹了。”施月道:“纯粹,可人是需要成长的;纯粹或许在某个时候是个致命的弱点。”韩水芸默默的低着头,可心底深处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她们是为了我吗?但这样的蜕变,会不会太可怕了。孔懿超问道:“时机的抉择,是事情的成败吗?还是选择的开始。”施月道:“你说一个孩子,你会选择什么?事业,家庭,还是理想。”韩水芸一下子,又笑又睁大着眼嚷道:“闹够了没有?说够了没有?还回去吗?一个个的话唠一个,还都凑在一起了。”水莲一见笑道:“你这丫头,还长脾气了。走,这就走;谁敢惹了你,吃豹子胆。”韩水芸道:“‘哼’都知道就好,我怕你们忘记了。带病的猫,他也是猫。”水莲感慨道:“这孩子,”施月也笑道:“有意思!”孔懿超默默的低着头无语,忽然水莲又问道:“我听说上海运动会闹的凶,很是激烈;堪比一场战争,不知你们俩有没有凑个热闹!挨一两警棍,争争光。”施月想都没想随口就道:“一群小丑,谈何战争,不过小打小闹罢了。又谈何争光,不算是个笑话就不错了。”孔懿超听见反驳道:“此话不通,小会大,小理就是大理,人只要站出来,能改变时代,可没有人,只能奴役时代。”韩水芸开口念叨道:“古今变更,那个是讲理讲的变更得,那个是废话费的变更得;那都是一步一个脚印,印出来的时代!说打太俗,说谋太鬼,说什么哪?一个字,‘心’坚韧不懈。”施月惊愕道:“哦!”水莲惊恐道:“这,”孔懿超也惊呀道:“啊!”众人也惊问道:“什么?她说什么了。”突然就传来了哎吆,哎吆,这,这不是水莲,水少主吗?我今日有幸,得见真容,真是不易,不易呀!水莲见了看了一会,想了一圈都没想起来是谁,即尴尬又逢迎道:“有幸,幸会幸会,可你来是。”那人有奥了一声说道:“我,我呀!小岚子,新西街呀!”水莲一听无奈道:“哦,哦,你呀!你,”顿时又是一阵吵闹!乱糟糟的。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作者 残梦笑月 说:

时光飞逝,不易改,天古谁出,有此命,一切都是在算数中吧!话不多说,想知谜底,且看下文。谢谢支持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娇妻太甜,总裁心尖宠
作者:云上晚
类别:现言
字数:20.8万字
更新:10-23 01:57
[阅读][收藏]
早安,长官大人
作者:露华浓
类别:现言
字数:5.4万字
更新:10-23 00:24
[阅读][收藏]
枭宠掳妻:总裁大人不许动
作者:顾笑
类别:现言
字数:5.4万字
更新:10-22 22:54
[阅读][收藏]
豪门娇宠妻
作者:初雨
类别:现言
字数:37.5万字
更新:10-22 22:34
[阅读][收藏]
腹黑王爷的绝色弃妃
作者:狐狸小姝
类别:古言
字数:238.1万字
更新:10-31 08:30
[阅读][收藏]
萌婚甜宠:总裁蜜爱小辣妻
作者:雨沫
类别:现言
字数:89.1万字
更新:09-12 22:00
[阅读][收藏]
罪后难宠
作者:千苒君笑
类别:古言
字数:117.4万字
更新:05-31 10:00
[阅读][收藏]
霸情冷少我不跑
作者:夏嫣沫
类别:现言
字数:100.3万字
更新:01-02 20:10
[阅读][收藏]
霸道七爷宠上瘾
作者:初雨
类别:现言
字数:6.1万字
更新:10-22 22:10
[阅读][收藏]
生以何旋律
作者:星躔月
类别:现言
字数:4.3万字
更新:10-22 18:00
[阅读][收藏]
Boss大人,强势宠!
作者:晴风暖雨
类别:现言
字数:5.6万字
更新:10-22 14:29
[阅读][收藏]
拆弹娇妻:高冷上将轻点宠
作者:苏三少
类别:现言
字数:5.7万字
更新:10-22 09:00
[阅读][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