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礼物
投票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20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正文 第4章 我可是有故事的女同学
作者:嵇荷| 字数:2482|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经过这件事情儿,裴康往后每每面对骆梨姗时都会不由自主的与她保持距离。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高级艺术殿堂导师,还是一名拥有众多迷妹粉丝的老师,裴康深知师生之间需要避讳的不单单只有言行举止。更何况,骆梨姗自己都说了,他那张脸越看越像心上人。这样的暗示早已将心思昭然若揭,以至于裴康连上课时的目光都不往骆梨姗身上瞥那么一眼了。教书育人本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教书没有难倒他,育人为何却那么辛苦啊!?

想到这里,裴康很是难过。

倒是骆梨姗,跟没事儿人似的不单不尴尬,反而觉得裴康怎么说都是与自己分享过秘密心事的人,厚颜无耻般自我良好的感觉他们俩人之间的距离更加亲近了些。

要知道,骆梨姗可是将自己的小金库全都打赏给了那个和老师有一张相似脸孔的男人啊,作为新时代的新女性,骆梨姗的逻辑也很新颖。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反正老师和那男人长得也想象,她赔了多少银子,她就要从裴康身上捞回来!尽管这谬论大概也只有骆梨姗这种脑子才能想得出来吧,不过,怪只能怪老师这张脸,实在是太像坑了她钱财的小鲜肉!

艺术生都知道,每逢作业出色完成后如果不愿意自己收下就可以从老师这里寻求门路卖出去,为自己添置一些水粉颜料的成本。作品越好,自然卖的价也就越高。

骆梨姗也自知自己大学这些年的时间里心思从来都没有放在专业课上,如今想要让自己的作品出挑且有门路卖一个好价钱,勤奋是一方面,与老师疏通好关系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在她打定了心思要恶补上前些年落下的进度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缠上了裴康。

“老师,你晚上有空没有,我们约个饭吧?”才刚下了专业课,学生还没走散,骆梨姗就跑到裴康旁边堵住他的去路,万般谄媚的发出邀请。

“没、没有空!不约饭!”看她这小表情就知道必然有诈,他怎么能被她秃噜到她的贼船!

“啊,既然你晚上没有空,那现在赶紧争取时间,帮我把这幅画修一下好吗?”骆梨姗暗自窃喜,这下倒好,免费改画还帮自己省了顿饭钱。

“……你上课的时候为什么不说?现在都下课了。”裴康着实被她搞得有些头痛。

“就是因为上课都在用心作画,下课停笔了才发现问题的呀!”骆梨姗一本正经,也顾不上裴康拒绝,就一把搀扶过去将他从画室外拖了进去。

这情形跑路是不可能跑路了,趁周围异样的目光还没聚焦,裴康只好应声答应,当然更重要的是不忘连忙摆手将骆梨姗搀扶这自家的手拿掉:“我帮你改!改还不行,你先把手松开!拉、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干嘛呀老师,咱们师徒俩有什么好避险的,你看你扭扭捏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师生恋了呢!”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骆梨姗丝毫没压抑说话的分贝声,大言不惭的讲道。

可是这话听在裴康耳中,却不得不被她吓得整个人都打起了冷颤:“太胡闹了你!怎么说话一点都不经过大脑!!!”

“噗嗤。”骆梨姗被裴康那紧张却努力保持着严肃的表情逗笑,虽说她不好老男人这一口,但老师这丰富的小表情细看下来的的确确还是蛮可爱的呀!骆梨姗眼角眉梢堆起了笑:“老师,我现在好像稍微明白了些,你为什么会在学生之中那么有人气了呢。”当裴康学生三年,她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他的故事的,听闻裴康结婚三年多就离了异,妻子换了外籍后就再也不曾回来过。而裴康也从那时候起就一直独身一人,想到这儿,骆梨姗也忘记了冒失,不由得张开口问道:“老师,这么多年你干嘛不再婚啊?”

咳咳咳?!这丫头到底脑子里灌了什么毒啊!她这句一冒出来,裴康冷汗也就跟着冒了出来:“你现在就是学习的年龄,不一门心思用来念书都一天瞎打听什么八卦!”

“我这哪里又是瞎打听了!我分明是关切老师的后半生幸福才顺嘴问了一句,虽然我本人是比较好奇的,但倘若老师您不愿意提,我也不能勉强你回答这么隐私的问题嘛。”骆梨姗吐了吐舌头,装作一脸无辜的模样。

“你可赶紧别叭叭了,不是要看画,麻溜吧。”如今裴康只想赶紧给她把画讲完,好快一点摆脱掉这个让他头疼的问题学生!只是虽说裴康帮着骆梨姗改画,但骆梨姗自己的嘴巴却没闲着,霹雳巴拉的将家长里短都讲个没停,最初裴康是没有细听的,直到骆梨姗讲道自己的父亲。

“老师,我问你那个问题并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其实我的父母也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听邻居街坊提起我爹也是个画家,为了梦想云云和我妈妈离了婚。后面我父母只是每年固定的在我卡里给我打学费和生活费,除此之外我压根都不知道他们在哪。”

像是提旁人家的闲散八卦,她的表情自然,却惹得人心头一软。

裴康听到这里眉梢不自主皱紧,不由自主的问了句:“难道你这么大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的吗?”

骆梨姗撇了撇嘴,一脸轻松道:“也不是,小学的时候我妈妈是跟我在一起的,只是后来她重新又嫁了人,组成了新的家庭。我不愿意和她们一起生活,就一个人在老房子里生活了,初中毕业以后我考到省里的高中便一直在住校啦。不过她们也早早搬到别的城市了,虽然偶尔我妈妈也会邀我去她们那里过年,但我还是更愿意在自己老家的小房子里过,慢慢的,我们联络也就更少了。不过相比于我那个没心肝的爹,我却是一点音讯都打听不到,好在我也懒得打听。一个人也是蛮逍遥自在的!”

她这些话说起来的确轻松,但听到裴康耳中却酸涩的紧,他不是不知道离异家庭的小孩在成长的道路中心灵受到的压力有多少,因为,他自己的家庭,也如骆梨姗一般。即便是再坚强的孩子,丢掉了那些不可或缺的家庭温馨时内心会遭受到多么强烈的打击。更何况,她一个小姑娘家家,这一路走过来到底经历了多少辛酸,旁人自然是不得而知的。想到这里,裴康的语气也不再如往日严厉,带着一股看闺女样的慈祥,温声细语道:“以后有什么困难,你就来和老师说。”

得到裴康这样的承诺骆梨姗自然喜不自胜起来,她感觉自己的双眼都炯炯有神起来了:“老师,我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赶紧拉高专业水平和成绩,这是其一,其二最需要拜托你的,还是需要你帮我把我像样的作品都卖出去换点银两!咳……不瞒您说,我最近手头还确实蛮紧的……”

“……”裴康被她这豪迈而不做作的切入主题方式愣得着实没回过神,他还沉寂在刚刚营造出的悲戚氛围当中,而骆梨姗却直切要害瞬间将话题转移到另一端去了。难道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洒脱,可以将思维跳跃的如此灵活?这实在令他这个当老师的汗颜啊喂!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余额: 0 书海币 |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
去充值
鲜花
100书海币
咖啡
200书海币
神笔
500书海币
跑车
1000书海币
别墅
10000书海币
礼物数量
-
×
20
+
赠言
送礼物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
月票数量
-
×
20
+
赠言
投票